index.php?p=morning index.php?p=morning 教育心理學家不足難跟進個案 本港的校本教育心理學家亦有不足問題,據教育局二○一六年數字,約一百一十名校本教育心理學家需服務七百三十四間中學及小學,即平均每名校本教育心理學家至少處理六間學校,有臨床心理學家指校本教育心理學家人手長期不足夠,令前線人疲於奔命,無時間跟進個案。 葉妙妍指校本教育心理學家人手長期不足夠。 需評估學生多 疲於奔命 臨床心理學家葉妙妍指,校本教育心理學家需輪流到訪不同學校跟進個案,更會舉辦講座,故校本教育心理學家不可時常到訪同一間學校,而評估個案往往大排長龍,有學生更至少等待數個月才可作出首次評估。 她指前線人員為學生作評估及撰寫評估報告已疲於奔命,如發現學生出現其他問題,亦難以抽出時間作出跟進及善後,最終隻好轉介予其他專業人士跟進。她無奈指,如部分學校遇到非常緊急個案,有時遠水未必能「救火」,隻可作簡單處理,並交由其他專業人士作更進。 原文地址:http://orientaldaily.on.cc/cnt/news/20170421/00176_142.html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1349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1349 汕頭一局長找情婦生兒子開銷大增 退休前三天落馬   為生兒子找情婦,為要麵子受賄買房。最新一期的《廣東黨風》期刊披露了汕頭市檔案局原局長陳樂群腐敗案細節。  一條小線索讓他退休前三天落馬  2016年10月18日,汕頭市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並報汕頭市委批準,對汕頭市檔案局原局長、原黨組書記陳樂群涉嫌嚴重違紀問題立案檢查,並採取“兩規”措施。此時,距他退休隻有三天。  2016年8月底,一封涉及金額1.5萬元的問題線索函由安徽省紀委移送汕頭市紀委。2012年3月,汕頭市檔案局向安徽一公司購買檔案修裱機一台,價格為18.78萬元。安徽供貨公司負責人邵某送1.5萬元“茶水費”給陳樂群,將錢打入一個賀姓女子的銀行賬戶之中。  經調查發現,賀某與陳樂群為情人關係並育有一子。因搞錢色交易,違反國家法律法規,涉嫌受賄、涉嫌串通投標,2016年12月陳樂群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,移送司法機關處理。  求子貪色為情婦生活費發愁  陳樂群原本家庭幸福,女兒在海外留學後已成家立業。據其交代,2004年他認識了一位剛畢業來汕頭工作的女子賀某,內心渴望有個兒子的想法,促成二人的情人關係。2014年他與賀某的孩子出生,賀某的開銷大幅提高,這讓陳樂群開始想方設法地多搞一些“生活費用”。  2010年,陳樂群授意汕頭市檔案局職工黃某開了一家公司,名為汕頭市天揚軟件有限公司,賀某與黃某之母各佔50%股份。2013年初至2016年9月,陳樂群通過涉密單一來源採購、串通投標、直接指定等手段,先後將汕頭市檔案局相關檔案修復、搶救及數字化等共9個項目給天揚公司承接,項目金額合計495萬餘元。隨後,陳樂群以種種理由從天揚公司提取資金140萬元供自己使用。  與親家攀比受賄“找麵子”  “為了避免上海親家來汕見笑,同時也為女兒掙點臉麵,改善居住條件成了當務之急。”陳樂群在懺悔書中寫道。由於虛榮之心作祟,陳樂群決定在汕頭某高檔小區購置一套麵積達183平方米,連同裝修總價近280萬元的住宅。在用盡家中積蓄後,麵對難以填補的50餘萬元缺口,陳樂群打起了檔案局招標採購的主意,從中收取“茶水費”。 原文地址:http://www.imastv.com/news/society/2017-3-12/news_content_144989.shtml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1213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1213 昏陰裡消失的那一章 緣分是很奇妙的,有些人看一眼就覺得似曾相識,有些人花再多力氣也不對盤;而有些人永遠隻會擦身而過貨幣兌換,有些人卻可以繞了一圈又碰頭。 還記得小時候,我總愛聽媽媽講她學校發生的事,誰是她的小老師、誰又失戀了、誰當了黑馬考取第一誌願等等,媽媽教書教了二十幾年,故事自然多了。 就在六年前的冬天,媽媽受邀前去參加某一屆的同學會,這個班級我很熟悉,因為十幾年下來,媽媽依然有與他們保持聯絡,所以,我也就幸運地聽了十幾年這個班的故事dermes激光脫毛價錢,好幾個人名我可是滾瓜爛熟。 那天傍晚,媽媽回家後一如往常地跟我聊著同學會發生的點滴,我也一如往常地做她的忠實聽眾。忽然,媽媽提高音量:「啊! 對對對!! 忘記說了! 有個學生也在妳公司啊! 還待十年了耶!」她的眼睛一亮,「妳要不要認識一下? 我來介紹!」 「不要! 不用! 沒空! 謝謝!」我很不給麵子的直接拒絕。 「妳每天加班到這麼晚,搞不好我學生可以給妳一些指導啊!能有個前輩在公司照顧很好耶!」媽媽眼睛又亮。 「不要! 不用! 沒空! 謝謝!」我立刻起身逃回房間。 我知道,媽媽其實隻是擔心我每天早出晚歸、工作太辛苦。但公司業務範疇這麼廣,剛好她學生的部門跟我並沒有業務往來,甚至工作地點也不相同,實在沒必要認識這位「大哥哥」。 (根據我倆的掐指推斷,這位大哥哥跟我差了整整八歲又三個月!) 隻是沒想到,過了兩周我竟然被調到了總公司(緣分開始作祟吧?!),我想起了媽媽成天的碎碎念:「跟我學生認識一下啊? 搞不好可以教妳甚麼…阿呀,認識而已Amway傳銷,有差嗎?」 於是,我抱著『完成媽馬心願』的心情,點了開啟新郵件、key了他的名字。唉唷,從未沒見過麵,根本不知道該聊甚麼,隻好很蠢的打了幾行字: Hi,我是OOO老師的女兒啦! 聽我媽說你也在這裡上班, 來跟你打個招呼, 祝你事業順利啦! 信寄出的同時,我忍不住調侃自己,天啊! 實在是有夠不知所雲的一封信…希望他不要以為我有問題。(擦汗) ...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1174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1174 秋色爛漫秋情繾綣 秋光暖暖,秋光融融,天空壹碧如洗,偶爾幾朵白雲飄在藍藍的天空上,像棉花糖,讓人剎是嘴饞。山水、花鳥間壹片祥和、溫暖的亮堂。漫步於金色的陽光下,壹陣暖流洋溢著全身,身體與金色的世界相互交融,如漆似膠,勝似夫妻間的纏綿。秋光,溫暖怡人,照亮無精打彩的綠樹,讓它們在蕭瑟的秋風中呈現些許生機。秋光明晃晃,騎著車悠閑地享受這份晴好的天氣,享受著這份暖融融的撫摸。秋光,斜斜地照射著大地,在地上的綠葉的影子的間隙裏,盈滿著秋光。影子與秋光隨風搖擺,秋光明晃晃的,不濃不淡,恰到好處。秋風涼涼的,吹得花兒香,吹得落葉灑滿天,吹得每壹寸肌膚都清涼無比。秋風輕輕地,撫慰著每壹個生命。微笑著,走在秋風中,長發被輕輕地吹起,心中不禁起了幾絲舒暢的愉悅。幹澀的眼睛裏,與涼風碰觸,有壹種清涼的感覺。秋風緩緩地吹,掠過每壹個精靈。站立於風中,享受著輕風溫柔的撫摸,享受著涼風陣陣的呢喃細語。有風吹過耳邊,就像情人在耳邊輕聲細語,感覺癢癢的,仿佛愛人的耳鬢廝磨,那樣熟悉,那樣溫柔,那樣親密。秋雨像針、像牦牛、像珍珠,將清涼灑向人間。點點滴滴,都蘊含無限生機。壹場秋雨壹場涼,細雨梧桐打芭蕉。只有秋雨啊,真正帶走了南方深秋的點點炎熱,帶來了讓人多愁善感的小雨。秋雨滴滴答答,打在房檐上、打在窗戶上、打在陽臺上,發出輕脆的響聲。禁不住秋雨的誘惑,穿上高跟鞋、打著小傘,來到戶外,與秋雨來壹場親密接觸。這場細雨格外滋潤,讓綠葉點頭微笑、讓春花更明艷動人,讓全世界充滿雨的潤澤。秋葉處處落滿地,楓紅片片墜枝頭。黃色的秋葉,被風壹吹,便像壹場落葉的大雨,從天上呼啦啦地飄落。壹場黃葉雨,不知又要撩起多少人心中的愁怨與感慨。那壹片片楓葉林,色彩繽紛,壯觀神奇。讓人不知不覺陷入與自己的壹見鐘情相遇在漫天飛舞的金黃裏,從此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秋花爛漫,風動桂花香。院裏的月季,五彩繽紛。紫色的月季,散發著紫色的光彩,像壹片閃著紫色光澤的銀河,美麗至極、光芒四射,美得令人窒息。白色的月季,開得嬌羞迷人,像嬰兒的粉都都的小手,在風中微微顫動。紅色的月季,顏色艷麗,豐滿肥碩,可以與牡丹、芍藥、山茶相媲美。風輕輕吹,吹來淡淡的桂花香。白色的桂花,壹朵朵、壹叢叢、壹簇簇,點綴在綠葉間。綠中幾許白,白得可愛,白得純潔,白得優雅。那陣陣誘人的芬芳,讓人沈醉。不同地讓妳深呼吸,香氣壹直從鼻子遊走到腦海裏。閉上眼睛,再呼吸,全身的細胞、血液裏、妳的靈魂深處,全都深深地滲透著淡淡的芬芳。秋,是個溫暖人心的季節。那明明晃晃的秋光,灑在身上,暖在心頭。藍藍的天空,海洋壹樣的顏色,海洋壹樣的靜謐,那朵朵白雲,像海上的緩緩起伏的白帆。秋光,如春光壹般溫柔,安靜,溫良,卻比春光多了壹份暖暖的舒適感;比夏光多了少了壹份煩人的熾烈,多了壹份安慰人心的暖意。秋,是個愛意滿滿的季節。秋風吹拂,吹來了陣陣清涼,陣陣愛人的心意,陣陣下火去熱的涼意。秋風,如春風壹樣細膩、涼爽、輕快,卻比春風多了壹份耳邊的親密無間;比夏風少了壹份燥熱,多了壹份清新的愛意。秋,是個多愁善感的季節。秋雨飄灑,將幹燥的大地來滋潤。秋雨,如春雨壹樣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,卻比春雨多了壹分春花秋月迷離與多情;比夏雨少了壹份洶湧澎湃,多了壹嬌嗔與羞澀。秋,是個絢麗多姿的季節。秋葉翻飛,秋情幾許。秋花,如春花壹樣生機勃勃,爛漫繽紛,卻比春花多了壹份耀眼與輝煌;比夏花少了壹份霸氣,多了壹分溫柔與芬芳。秋色爛漫,秋情繾綣。愛在深秋,讓秋光照進妳的胸膛,讓秋風在妳耳邊切切私語,讓秋雨打濕妳幹燥的心靈,讓楓葉火紅妳幹澀的眼睛,讓秋花嫵媚妳蒼白的想像,讓花香芬芳妳止步已久的幸福。秋季,有自已的生機勃勃,有自己的涼風陣陣,有自己的細雨綿綿,有自己的繁花似錦,有自己的百花飄香。秋,是壹個讓人感覺幸福無比的季節,是壹個讓人滿懷想像的季節,是壹個涼風有信,秋月無邊的季節。在這樣美麗溫暖的季節裏,讓自己沈醉在秋的景、秋的情裏,賞遍秋色爛漫,感悟秋情繾綣。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941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941 秋光燦爛 未到退休年齡,還沒七老八十,就要寫此文章,就要大發感慨,有人或許會說是否早了壹點。如果說六十歲是中老年的轉換,我已經差不多邁進老年的門檻。已屆雙五之年,少年彩夢已漸行漸遠,蹣跚拘僂的自己已清晰可見。感覺老之將至,首先是身體的變化。已經頭昏眼花,常感腳酸手軟,時覺腰痛臂麻。早幾年就戴上了老花眼鏡,有人還以為我是故充“斯文”。現在沒有眼鏡就不能出門,每每上了火車或汽車,就要問問旁邊的年輕人,車票的座位到底是幾號?來到超市購物,最為關心的是產品保質時間,同樣要請旁人幫助指點。早年買來的書籍,即使看四號字體,時間壹長眼睛也會又澀又酸。上班坐久,脖脹頸酸,背抽腰沈,好像繩捆索縛得越來越緊。網上購票,由於手忙腳亂,行動遲緩,填單的時間已到,妳卻只寫了壹半。上班下班,走路鍛煉,但每每感覺雙腿酸疼腫脹。每天晚上,才過十點,眼酸酸欲閉,頭昏昏思睡。以前壹覺睡到東方白,現在壹夜起來幾遍。其次是外表的變化。大概遺傳基因的緣故,我兩鬢飛霜、頭頂花白,已經不大敢對鏡整衣理鬢,或正視自己的照片。每次進入理發店,隨著電剪的嗞嗞響起,白發的紛紛飄落,內心就充滿無限的惆悵,那是雕零的秋葉,那是飄舞的冬雪。每次翻看相冊,三十歲時看二十歲是那麽青澀,四十歲時看三十歲是那麽俊郎,五十歲看四十歲是那樣成熟,現在再來看五十歲的照片,覺得當年還算風度翩翩。“後之視今,亦如今之視昔。悲夫!”那漸似問號的腰背,那縱橫捭闔的皺紋,那豐滿腫垂的眼袋,那松弛粗糙的皮膚,和皮膚上隱隱增多的褐斑黑點,都在訴說著歲月無情的風刀霜劍。當然,稱謂也在轉換。結婚以後成丈夫,生子以後當爸爸,大概七八年前,讀大學的孩子改口叫我老爸,今年有了媳婦以後,又多了壹個公公的頭銜。隨著下半年孫子孫女的降生,我就要升格為爺爺。公公爺爺,骨灰級稱謂,可以忝列“中顧委”行列。這種稱謂如果擴展到本家和妻家,自己早在十多年前就榮升公字輩,只是感覺沒有今天這樣強烈。走在街上,問路的叫我大叔大伯,過不了幾年,就會有人尊我為大爺。現在擠公交車,還可以無拘無束地坐坐站站,再過幾年公交車也能把妳分辨,壹聲“老人卡”引來“大爺您坐”招呼聲壹片,屆時妳覺得是酸還是甜?從“為賦新辭強說愁”的少年,到“無可奈何花落去”的老年,經歷多少的月月年年,感覺又像在轉瞬之間。以前朗誦曹操《龜雖壽》中的鏗鏘詩句,心似止水無波無瀾,覺得年老遙遠與己無關,現在讀來希噓不已感慨萬千。年分四季,人有老少,實在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。如果按叔本華的悲觀主義哲學來衡量,人生就是壹場悲劇,生死相依,形影相隨。人生之舟駛過多少激流險灘,繞過多少暗礁漩渦,最終還是不可避免地成為海底沈船。壹切的壹切,都將融入滾滾逝水,化成過眼雲煙。面對衰老,甚至死亡,像居功的老牛壹樣反芻昔日的輝煌?如遲暮的佳人壹樣哀怨歲月的無情?葉公問孔子於子路,子路不對。子曰:“女奚不曰,其為人也,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,不知老之將至雲爾。”莊子認為生老病死如同晝夜輪替,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。他少私、寡欲、清靜、豁達的性格,“不知悅生,不知惡死。”無病無疾地活到83歲,比當時人均壽命延長了不止壹倍。羅素做了壹個很好的比喻:個體生命的存在應當像壹條河流——剛開始很小,狹隘的局限於自己堤岸,富有激情的沖過巖石和瀑布。慢慢的,河流開始變得寬闊,堤岸在消退,水流也變得平靜,最後,沒有明顯的征兆,河流匯入了大海,毫無痛苦地結束了自己個體的存在。坦然地面對人生歲暮,是歷盡酸甜苦辣之後的淡定,參透悲歡離合之後的從容,悟徹成敗榮辱之後的豁達,洞明是非曲直之後的聰慧。孔子雖然發出了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的感慨,但從未放棄對道的終極追求,“朝聞道,夕死可矣。”生命的價值不在長短,而在於生命歷程中是否實踐了對道德的追求。羅素覺得活力的減退和疲倦的增多,希望長眠的想法理所當然。他希望能夠在工作的時候死去,別人繼續他的未竟事業。他做了自己所能做的壹切,他為此感到欣慰。對於生老病死,孔子求“道”癡心不改,羅素因“事”坦然面對。劉禹錫參與永貞改革失敗,被貶朗州刺史時已過知命之年。事業受挫,兩鬢飛霜,他既沒有去咀嚼反芻昔日的輝煌,也沒有沈淪頹廢於當下的困厄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。晴空壹鶴排雲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。”壹首《秋詞》把劉禹錫的人生提升到壹個全新的境界。黃巢起義失敗後,有說其遁入空門並留詩壹首:“記得當年草上飛,鐵衣著盡著僧衣。天津橋上無人識,獨倚欄桿看落暉。”他並未糾結於“天津橋上無人識”,而是手揮五弦,目送歸鴻,“獨倚欄桿看落暉。”人生大起大落莫過黃巢,思想大徹大悟莫過黃巢,黃巢確實有壹種人生的壯闊與超邁。人生如旅行,不在於目的地,而在於沿途的風景。雖然沒有趕上新中國的成立,出生時正趕上沒有飯吃的日子,求學時正碰上沒有書讀的年代,恢復高考終於給我壹次機會,使我壹路走到現在。夕陽之中,彩霞滿天,駐足回眸,聲聲感嘆:來路有彎彎小道,也有蕩蕩坦途;有荊棘叢生,也有鮮花滿園;有急峽險灘,也有風正帆懸;有電閃雷鳴,也有風清月白;有《十面埋伏》,也有《春江花月》;有大漠孤煙,也有江南春曉。這壹切構成了多麽豐富的人生畫卷!每壹次人生的轉換,我努力做到盡心竭力不留遺憾。逝者如斯,周而復始。走過生機無限的春天,孕育萬物的夏天,現在走進天高雲淡的秋天。身上既有春天的浪漫,夏天的熱烈,也有秋天的成熟。身上多了幾片生命的落葉,但也多了幾分曠達與高遠;少了幾片青春的花瓣,但也多了幾分從容與淡定。妻子馬上退休,孫子(孫女)即將誕生;子媳非常孝順,父親還算康健。這就是壹種幸福。再過幾年,自己也到退休的年齡,快樂含飴弄孫,從容周遊世界。最想回歸農村故園,蓋個竹籬茅舍,挖個半畝方塘,養群豬狗雞鴨,種上四季花卉。晨興理荒廢,夜雨剪春韭;坐看雲起時,臥聽風吹雨。吹進花瓣三片兩片,寫下文章兩行三行。“花徑不曾緣客少,蓬門今始為君開。”昨晚竈膛柴火呼呼大笑,今天定有客人進山來,是故人的來訪,還是子媳的歸來?70多歲才開始寫作的塞繆爾•尤爾曼,在作品《年輕》中這樣寫道:“年輕,不是人生旅程中的壹段時光,也不是紅顏、朱唇和輕快的腳步,它是心靈中的壹種狀態,是頭腦中的壹個意念,是理性思維中的創造潛力,是情感活動中的壹段勃勃生機,是使人生春意盎然的源泉。”趕快抄下這段文字,掛在床頭,朝夕吟詠,用以自勉!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883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883 壹場秋雨壹場涼 壹場秋雨壹場涼,壹場感情哭斷腸。雨紛紛,舊故雨中尋;我聽聞,終究壹個人。輾轉難眠心理的思緒早就跑到了十萬八千裏之外,突然好想出去淋雨,好讓自己清醒點——紅塵莫挽如新nuskin產品先是愛部落,現在又是360網盤,360網盤宣布轉型,只好把多年備份的東西都導出來,很久以前的照片,短信,視頻,很多忘記的人和故事又出現在了腦海裏。這種感覺不能說好也不能說不好,那些雨中的感動,雨中的相遇,雨中的離別,等等。總之經歷壹切大多都和雨有關,或許這也是為什麽壹直對雨情有獨鐘。壹場秋雨壹場涼,壹場感情哭斷腸。說得沒錯,雨絲細細密密地飄著,浙浙瀝瀝,敲打在搖曳的樹枝,打在透明的玻璃窗,滴落在枯黃的樹葉上,是真的秋天了。秋風秋雨夜,最易斷腸時,緣深如海的錯綜無序。無論我怎樣去追趕,卻只停留在妳的後面終究追不上妳的腳步……春雨很是吝嗇,極是稀疏,連個沙塵也壓不住;夏雨總是陰晴不定如新集團,有時兇猛暴戾,有時幹打雷不下雨,具有傷害性、毀滅性。唯有秋雨繾綣連綿,從早下到晚,浙浙,瀝瀝,簌簌,潺潺,從容平靜,有條不紊,不急不躁,不張不揚。突然想起家鄉的秋天,那時的天空變的如此寧靜,變得又高又藍,天空仿佛被海水洗過了。秋天,象征著成熟,意味著豐收。這個秋天,妳又收獲了什麽?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。晴空壹鶴排雲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。”我現在才有些明白什麽是“悲秋”了。雨,灑落大地;雲,懸在天空;夢,不止壹次,穿梭於城市與城市之間,如同壹只斷線的風箏,猶如壹個走失的小孩。像雲懸掛天空,像雨灑落大地,抱緊即將跌落的身軀,跟雨滴壹起紛飛,和時光始終堅持著間隔。多事之秋,的確。小時侯無憂,長大了卻越發覺得堅持自己的路是有多艱辛。原來,生死契闊,不與我信。天地之大,有時卻並不能容納壹顆細砂。罷了,回憶縱使殘酷不堪,nuskin 香港仍無法徹底忘懷。回憶,有時甜美如蜜,有時傷人如刀,而這些雕刻於骨血的記憶,又如何能在時間的長河裏消融。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825 index.php?p=morning&mod=blog_posts&id=825